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在前夫與小男友間左右為難

一個晴朗的午後,晴宜如約來到報社,窗外就是黃浦江,晴宜歎道,沒想到在這裏也能看到這麼美麗的風景。講到“風景”二字,她提到了自己,生活中有那麼多別樣風景,究竟要在哪里駐足,她疑惑了……

  前夫談判“贏”得我

  志高(化名)是我的前夫,在認識他之前,我曾經有過一個叫做樹民(化名)的男朋友。樹民是家裏介紹的,自己做生意,物質條件很不錯。我對他其實並沒有多少好感,但是,和他在一起並不讓我難受,所以我接受了家裏的安排。

  我常年在外,和樹民見面的機會並不多,加上感情不深、溝通不多,所以常常冷戰許久。那時,我身邊有很多人追求,雖然他們都知道我有男朋友,但仍緊追不放。志高是其中追我最認真的一個。一次,我和樹民又鬧了,一氣之下我躲到志高那裏,感受到了來自志高的熱情。

  當時,我只是把他當作擋箭牌,但是,瞭解之後覺得跟志高很有話說。和樹民不同,志高對我很是寬容忍讓,我也覺得志高會讓我產生心動的感覺。

  權衡再三,我決定和樹民分手,接受志高。樹民不肯退讓,居然要求和志高面對面好好談談。他倆找了個地方,一談就是6個小時。他們沒有讓我參與談判,談判的結果是,樹民退出,把我“讓”給了志高。直到很久以後,我才從志高那裏瞭解到他們談判的詳情。起先兩個人還比較沉得住氣,都好言相勸,希望對方能夠退出。到後來,兩個人都激動起來,從數落對方開始發展到兩個人一起數落我的不是。最後,志高的一句話決定了一切:“我知道晴宜有萬般的不是,有些我比你更清楚,即使是這樣,我也會全心全意愛她,包容她所有的缺點。”

  樹民放手了,離開了。志高沒有食言,對我比以前更好。那時候,我們都住集體宿舍,志高會在公共盥洗間裏旁若無人地洗我的內衣,根本不在乎有人會說他。他說,就是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們相愛了。

  我對前夫“以牙還牙”

  我和志高很快就結婚了,不久就生了寶寶,一家三口的日子很舒心。我和志高之間完全沒有秘密,他的朋友我全認識,他的密碼我也全知道。有一次,我們和朋友去外地旅遊,朋友提議去洗桑拿,我不好拒絕,就讓志高跟著去了。

  三個月後,志高讓我去醫院做檢查,因為他查出有點問題,所以醫生建議夫妻同治。我一下就想到那次旅遊。我簡直不敢相信志高會做出這樣的事,但是,考慮到他及時告訴我,不敢延誤我的治療,又考慮到他是被別人帶去,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很難抵擋誘惑,所以,我最後還是原諒了他。

  一年多以後,我們又和朋友外出旅遊。朋友邀請志高去某某地方玩,讓我先回酒店。在回酒店的車上,我隨口問了司機一句,那個某某地方在哪里?司機說,那種地方就是“白相人”去的,像我這樣單身一人,最好不要去。我心裏頓時一緊。

  晚上,志高回來了。他靠近我的時候,我聞到了他身上一股濃烈的香水味。什麼都不用再說了,我忍無可忍,收拾好東西回了家,把他一個人扔在酒店裏。

  回到家裏,我找了幾個朋友出來陪我喝酒,最後,只剩下浩然(化名)陪著酒醉的我。浩然跟我年紀相仿,離異單身,對著他,我說了很多很多。

  就這樣,我和浩然之間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。一有不開心,我就往他那裏跑,他成了我最好的傾聽者。那時候,志高被派往外地,兩周才回家一次,我和浩然有了更多在一起的機會。剛開始,我這麼做心裏還有一種報復的快感,到後來,我就陷進去了,越來越離不開浩然。浩然暗示過我,讓我離婚,但我卻不想這麼做。我知道自己這麼做是不對的,但卻無力自拔。我甚至還和浩然說,要是哪天被志高發現了,我就會離開他,回到志高身邊。

  終於有人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志高,志高趕回來,狠狠地修理了浩然一番。本來我心裏還很愧疚,他這麼一來,我反而想不通了。雖然我做錯了,但也是以牙還牙,他又哪里乾淨了?何必這麼不給人臺階呢?於是,我向志高提出了離婚。

  經歷了這麼多,我知道志高還是愛我的,他堅決不同意離婚。見他這麼固執己見,我的倔脾氣又上來了。拖了很長一段時間,志高終於同意了,在協議上簽字的一?那,我心裏的結反倒解開了。

  離婚後,我們還是住在一起。對外,沒有人知道我們已經不是夫妻了,包括對家裏人,我們也隻字未提。後來,我和志高一人出了一半錢買了一套房子,除了少那麼一張紙,我和志高仍然生活在一個屋簷下。

  小14歲的男友向我求婚

  可近年來,我覺得志高變化很大,常常住在外面,問他行蹤,他也不給我任何解釋。接電話的時候回避我,到家就關機,神神秘秘的。一次,我接到了一個陌生女人的電話,這才知道,志高在外面似乎有了花頭。

  晴宜對著窗外,似乎是在自言自語,房子越住越大,床也越睡越寬,可是,她和志高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,這讓她感覺很無奈。

  我們吵過鬧過,這件事最終以他向我道歉收場。但我傷了心,從此不想再多管他的事,儘量把空餘時間安排得滿滿的。我去打球,去健身,我覺得忙一點,就不用想那麼多事了。

  在健身房,我認識了阿秋(化名),他是我的私人教練。我覺得他小小年紀在外打工挺不容易的,常常請他吃飯,順路的時候還送他回家。

  有一次,我和志高又為了以前的事情吵了起來,我帶著一肚子的委屈去健身房。送阿秋回去的時候,我開著車忍不住哭了起來,阿秋的手搭到我的手上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借著他的肩膀哭了出來。之後,阿秋告訴我,他對我是認真的,為了我,他已經和交往兩年的女友分手了。我很驚訝,他比我小14歲,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和他之間會有什麼發展。

  那段時間,我心裏很亂,我覺得有必要重新梳理一下自己的感情。我甚至去婚介所徵婚,希望找一個可以攜手共度的人,但沒有找到感覺。

  志高在我的手機裏看到了阿秋發給我的短消息,他讓我從臥室搬到客房去住。我照辦了,這次,我並沒有覺得自己哪里做錯了。

  離婚了,但兩個人還是以夫妻的角色相處,不禁讓人難理解。

  我是一個很重感覺的人,和阿秋在一起,我似乎又找到了往日的生活熱情。他為了我改變了很多:因為我不喜歡吸二手煙,他就減少吸煙;以前,都是別人來為他打理一切,可是,因為我對家務不精通,他就把這些都攬了下來,有時候還能為我做上兩個拿手菜;他喜歡搜集一些新歌,刻錄下來,給我放到車上聽,怕我一個人的時候會寂寞。和他在一起,我覺得很輕鬆。

  不過,畢竟他比我小那麼多,我曾開玩笑地對他說,是不是看上我有車有房,等我年紀再大一點,就會不理我了。阿秋說,他不是那樣的人,如果不放心,我大可去做財產公證,他不會要我一分錢的。

  可是說到底,我和志高是有感情的,我也考慮過和他過一輩子。他說過,只要我和阿秋分手,就會再次接受我。可是,他卻又不拿出任何誠意,不僅對我不聞不問,連孩子也不管,甚至連撫養費都不出。至於阿秋,他盯得我很緊,甚至已經通知他的父母,要跟我結婚。

  現在,我和志高都已經不在家裏住,各過各的生活。想起我們的過去是那麼甜蜜,如今卻彼此傷害、行同陌路,我心裏就一陣發酸。面對阿秋,我又下不了決心。我究竟應該何去何從?
返回列表